当前位置

成语: 干泽而渔

成语简解
成语详解
  • 典故説明:
    此处所列为「竭泽而渔」之典故说明,提供参考。据《吕氏春秋.孝行览.义赏》载,春秋时,晋国將要和楚国开战。国君晋文公非常忧心,问大臣咎犯说:「敌军人数比我们多,要如何应战呢?」咎犯回答:「我听说礼不厌繁,兵不厌诈,要打贏这场战爭,仍然得靠诈术。」文公將咎犯的建议告诉雍季,雍季说:「把泽水排光来捕鱼,一定捕得到,但明年就没有鱼可捕了;把草木烧光来打猎,一定可以捉到猎物,但明年就没有兽可以猎了。虽然这次用诈术应战,取巧可行,但下次就没效了,並不是长久之计。」最后,文公还是用咎犯的建议,打败了楚国。论功行赏的时候,雍季的功劳比咎犯高,大臣们劝諫说:「这次打了胜仗,全靠咎犯的计谋,但行赏却把他排在后面,也许不可以吧?」文公说:「雍季的话,是为国家百世的利益,而咎犯的建议,却只是因应一时的情势,哪有把一时之务排在百世利益之前的道理呢?」后来「竭泽而渔」这句成语就从这里演变而出,用来比喻尽其所有,不留余地。
  • 典源:
    此处所列为「竭泽而渔」之典源,提供参考。#《吕氏春秋.孝行览.义赏》1>昔晋文公將与楚人战於城濮,召咎犯而问曰:「楚眾我寡,奈何而可?」咎犯对曰:「臣闻繁礼之君不足於文,繁战之君不足於诈。君亦诈之而已。」文公以咎犯言告雍季。雍季2>曰:「竭泽而渔,岂不获得?而明年无鱼。焚藪而田3>,岂不获得?而明年无兽。诈偽之道,虽今偷可,后將无復4>,非长术也。」文公用咎犯之言,而败楚人於城濮。反而为赏,雍季在上。左右諫曰:「城濮之功,咎犯之谋也。君用其言,而赏后其身,或者不可乎?」文公曰:「雍季之言,百世之利也;咎犯之言,一时之务也。焉有以一时之务先百世之利者乎?」
    〔注解〕
    (1)典故或见於《淮南子.本经》。
    (2)雍季:春秋时晋国大夫,生卒年不详。
    (3)焚藪而田:烧光草木而打猎。藪,音ㄙㄡˇ,密生杂草的沼泽。田,打猎。
    (4)无復:不復可行。
    〔参考资料〕《淮南子.本经》逮至衰世,鐫山石,鍥金玉,擿蚌蜃,消铜铁,而万物不滋。刳胎杀夭,麒麟不游。覆巢毁卵,凤凰不翔。钻燧取火,构木为台,焚林而田,竭泽而渔。人械不足,畜藏有余,而万物不繁兆,萌牙卵胎而不成者,处之太半矣。另可参考:《文子.上礼》
  • 书证:
    01.汉.刘向《说苑.卷一三.权谋》:「焚林而田,得兽虽多,而明年无復也;干泽而渔,得鱼虽多,而明年无復也。」
成语接龙
参考鏈接

参考《国语大辞典》中成语“干泽而渔”分成的单字详解:

, , ,

用户留言

暂无留言

请输入您的名称,自动过滤HTML標签,请不要带鏈接。
如果需要网站管理员与您联係,请输入您的邮箱,此邮箱不会被其他用户看到。
请输入留言内容,自动过滤HTML標签,请不要带鏈接。